满意通

只愿爱你如清水小说_只愿爱你如清水小说阅读

完本

只愿爱你如清水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刘淡淡 主角:李木子,秦牧森 标签:现言,虐恋,豪门,婚恋,情感

今天小编带来只愿爱你如清水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李木子,秦牧森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刘淡淡,十年前,我拿剪刀戳伤了他的眉心,我被关了半个月的少改所。十年后,他指着我说我下贱,勾引了他的弟弟。我和他相看两厌,他厌恶我,我痛恨他。本以为就这样一辈子在无交集。一天,他却装醉欺辱了我我恨他,致死!

只愿爱你如清水精彩章节:

我妈打电话来的时候,我正从宿醉中醒来。

我妈说:“你二哥下个月结婚,你请几天假回家帮忙。”

秦牧扬结婚,让我这个前女友帮着准备婚礼?还能在讽刺一点吗?

我揉着额角,想也不想就拒绝:“不回去,忙着呢?”

我妈听了,声音立马拔高了,“你不回来怎么能行,你秦叔叔会不高兴的,再说了你二哥对你那么好,他结婚你都不回来,他心里也会不舒服的。”

妈妈说我不回去,二哥心里会不舒服。

可如果我回去了,我和二哥心里都不会舒服。

我没打算回家,准备晚上整理东西独自躲起来。

晚上在家收拾行李时,继父秦叔叔打来电话。

秦叔叔说:“木子,你大哥在C城出差,你跟着他的飞机回家吧!”

继父口中的大哥也就是秦牧森,秦氏集团的总裁,国内黄金单身汉。

只是这人我很不喜欢,甚至是厌恶痛恨恶心。

秦牧森每饮看我的眼神,都很瞧不起。

他瞧不起我,自然也瞧不起我的母亲。

我和这个继父感情也一般,彼此尊重而已。

我很难拒绝,只能逼着自己说了声儿“好。”

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被秦牧森的司机带到机场的VIP候机室时。

VIP候机室里有几个人,都是站着的,只有秦牧森是坐着的。

他穿着黑色西服,梳着大背头,手里翻着一本体育杂志。

虽然我讨厌他,但不得不承认,他长的很帅身材也很好。

国庆节被母亲逼着回去参加自己心上人的婚礼就算了。

现在还要坐秦牧森这个人渣中的私人飞机回去。

我跟秦牧森一直都不对付,上次见面还是过年的时候。

换作以前为了少惹事,或许我会开口叫声大哥。

现在我心里不顺,叫声大哥或者秦先生都不愿意。

他厌恶我,我也恶心他,相看两厌,彼此就都不装了。

秦牧森抬眸瞥了我一眼没说什么,就低下头继续看杂志。

我本想识趣的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,这样谁也不用搭理谁

可正好秦牧森的秘书端咖啡过来,我一转身就和秘书撞上了。

咖啡的液体顺着秦牧森的胸口一直流到他的西裤裆部。

我看着内心想“天,这都叫什么事儿,我怎么就这么倒霉。

我只能硬着头皮不情不愿的嘟了句:“对不起。”

我赶紧从包里拿出纸巾,打算用纸巾给他擦一下。

可秦牧森抬起胳膊就冷声吐出五个字,“别碰我!”

“别碰我!”这是他这十年里对我说的唯一-句话。

我赶紧收回伸出去的手,看秘书给他处理。

两人眉来眼去的,怎么看都像有一腿的样子。

飞机在桐城停下,迎面上来两个人,让我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。

秦牧扬正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肚子又大了很多的魏冉走了过来。

我很没出息的鼻子发酸,豆大的泪珠,砸在手机屏幕上。

我赶紧像是一个小偷一样,伸出手擦掉,怕被人看见。

不知何时起,流泪对我来说都成了一种奢侈的行为。

“李小姐也在这儿啊!真巧!”魏冉故意声音很大。

我并没有抬头回应,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机。

因为我怕秦牧扬看到我红红的眼眶。

秦牧森显然生气我没有礼貌回应他的弟媳妇。

于是,他对我说:“坐后面去!在这儿碍事儿!”

我低着头拿着手机,走到了后面,泪水再次涌了出来。

我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,恨自己没出息。

我连用余光打量秦牧扬是可脸色的出息都没有。

我怕别人看到我的卑微,更不想让人看见我的懦弱。

秦牧森笑着对秦牧扬说:“你小子真快啊,竟然比大哥先结婚。”

秦牧扬声音平淡:“大哥,婚礼简约一点,我不喜欢太麻烦!”

秦牧森说:“我秦牧森唯一的弟弟的婚礼怎么能简约,再说婚礼简单了,魏家也不同意啊,秦家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不是。”

秦牧森的话音并不高,可是我却觉得他就是故意的。

我和秦牧扬之间的事儿,秦家人没有人知道。

我想秦牧森也是不知道的,或许是自己太敏感了。

但是秦牧森的话,却点醒了我。

秦牧扬说的对,就算没有那个孩子,我和他也走不下去。

我出生低微,他是秦家的二少爷,本就是门不当户不对。

我的母亲又是他父亲的填房,说填房都算好听的了。

我母亲跟了他父亲十八年,然而还没有那一纸证书。

当时,秦老夫人同意我母亲进秦家门,但有一个要求。

就是秦叔叔不得与我母亲登记,我和我母亲在秦家跟下人无异。

在秦家,佣人们喊秦牧森秦牧扬为大少爷二少爷。

喊我不是小姐,而是李小姐,多了一个字身份就天差地别。

是啊,从最开始我就不应该对秦牧扬抱有幻想。

如今成了这般境地,这么难过也纯属是自己自找的。

我从包里掏出纸巾擦了擦眼泪,哭能有什么用呢?

素牧扬就能回到我身边吗?显然不能。

正当我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时,魏冉叫了我的名字。

我没有回应,因为我不敢抬头,也不想开口。

魏冉又开口:“木子,坐前面来吗,大家一起聊聊天啊!”

我胡乱抓了下头发,企图遮盖住红红的眼眶,才抬起头。

我小声回了句:“不了,我有些累了,想在后面休息下。”

刚刚抬头那一眼,我看见秦牧森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嘲弄。

而秦牧扬始终没有回头看我一眼,不知他是不是在逃避。

秦牧森对魏冉道:“小冉,你别管她,她就是个佣人只配坐后面。”

魏冉明明什么事情都一清=楚了,却佯装成天真无知的样子

“木子不是秦家的养女吗,你和牧扬的妹妹吗,怎么会是佣人呢?”

秦牧森看了看我,嘲讽的表情惹人厌恶。

“秦家什么时候领养了女儿,小冉你可能误会了。”秦牧森说。

魏冉:“是吗?”说着,魏冉看向了秦牧扬。

“够了,别说了。”秦牧扬的语气里含着火气。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