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意通

简寺鹿容衍是哪部小说_简寺鹿容衍是什么小说

连载中

谋爱成婚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芭了芭蕉 主角:简寺鹿,容衍 标签:言情,情感,婚嫁,爱情,纠葛

今天小编带来谋爱成婚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简寺鹿,容衍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芭了芭蕉,被贱男坑走全部身家之前,简寺鹿也算是最年轻的女富豪。世界上就没有比她更惨的,却有比她更倒霉的。做人家舔狗能舔到一无所有的,简寺鹿还从没见过。容衍有一张全世界最好看的颜,一穷二白算什么。姐有钱,姐养你...

谋爱成婚精彩章节:

老头倒下,表舅妈尖叫。

“爸爸,老公,简寺鹿打死了爸爸!”

表舅向老头扑过去,表舅妈还在撕巴我。

在路灯和车灯的照射下,我看到老头的额头肿了一个大包,像鹅蛋一样。

他晕过去了。

我用力推开表舅妈,奋力向里面的大宅跑去。

周管家一路喘息着跟在我身边:“小姐,小姐。”

雨水和风拍打着我的脸,我气喘吁吁:“外婆怎么死的?明明昨天还是好好的。”

“老太太已经被殡仪馆的人给拉走了。”

我猛的停下来,崴到了脚,痛的扎心。

“你说什么?”我在黑暗中找寻周管家的眼睛。

“老太太傍晚的时候忽然不舒服,我就去找医生,等医生来了老太太就咽气了,医生说是呼吸衰竭。”

“放屁。”我痛的吸气:“外婆没有那方面的病...”

“小姐,他们一家子早就想算计你了,现在你把叔老爷给打伤了,你先出去躲躲吧!”

“不行,我要给外婆做尸检,我不信她无缘无故地呼吸衰竭。”我的脚肿起来了,我低头看了一眼,肿的圆溜溜的,跟那个老头脑袋上的鹅蛋正好凑成了一对。

周管家哭着扶我:“小姐啊,他们弄了一整个律师团来,你斗不过他们的,你先出去避避风头,从长计议啊!”

我站稳了环顾花园里的周遭,我从小在这里长大,这里的每一寸土地,每一块草皮都是我熟悉的。

我转的太快了,转的自己头晕。

我快要把牙给咬碎了:“他们害死了我外婆,抢我们简家的财产,我要扒了他们的皮,抽干他们的血...”

“小姐,现在不是说狠话的时候啊,识时务者为俊杰...”

周管家的话还没说完,我就听到了贺一炀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。

“小鹿。”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,热乎乎湿漉漉:“你闯祸了,你太冲动了。”

我讨厌他跟我肢体接触的感觉,我猛地弯腰,两只手拉住他的胳膊,然后用力往前甩去,给贺一炀来了个大背摔。

他仰面重重地被我摔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低喊声。

从小到大,他都配合我当我的活靶子,久而久之的他到后来就打不过了,白长了那么大的个子。

他摔的很重,躺在地上直哼哼。

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他呻吟的同时还不忘扮救世主:“小鹿,如果你缺钱你就跟我说,别动婶婆的钱,你把钱给那个容衍的事情,其实我一直都替你瞒着...”

我一句话就让他闭嘴了:“你和白芷安有一腿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之所以还在我面前装孙子是因为我们简家的财产,贺一炀,若是你明明白白做个坏人,我还没这么鄙视你。”

他目瞪口呆了几秒钟就恢复了常态:“小鹿,你可能是误会了。”

他再跟我废一句话我就大耳刮子抽他。

不过,我的大耳刮子还没抽上去,警察就来找我了。

表舅他们报警了,说我袭击叔爷涉嫌故意杀人。

我用一颗棒球杀人,也算是杀手界的一朵旷世奇葩了。

我被警察带走了,没有见到外婆的最后一面。

贺一炀站在警车外面,车顶的警灯红蓝交替的光芒打在他的脸上,显得特别魔幻。

他很安静地看着我,就在警车呼啸而去的一霎那,我听到他跟我说。

“简寺鹿,如果你没那么锋利,我至少能让你待在我身边。”

如果不是警察一左一右夹着我,我一定会把身体探出车窗,一巴掌把他掀翻。

我被捉进了警察局,在养了我二十年的外婆去世的当天。

今天是我经历过的二十年来最冷的一个初冬。

冷到骨子里的那种冷,寒意从脚底板钻进去,然后又从我的头顶钻出来。

彻骨的寒包围着我。

没人审问我,只是把我丢进了一个大房间里,很多人关在一起的地方。

我听见有人在议论我:“你看那女的,脖子上戴的项链是名牌哎!”

然后,两个胖女人就过来抢我的项链了。

从小到大,没人敢抢我的东西,也没人能抢得走我的东西。

我一拳打在胖女人的眼睛上,另一脚踹在另一个胖女人的肚子上。

再然后,变成了群殴。

再再然后,我被警察给带出去,坐在大厅里。

我的眼角破了,痛的厉害。

我从小就爱打架,人们爱叫很泼辣的女生小辣椒,叫我呢则是魔鬼椒。

他们不明白,你不咬我当然不会感觉到辣,谁让你们招惹我呢?

外婆呢,就每次亲自给我上药,她的眼泪在眼眶里转呀转,就是不掉下来。

她一边给我上药一边骂我:“有本事打架就有本事别受伤啊!”

我每次都回嘴:“他们伤的比我重多了!”

“你这个死妮子。”

“你这个臭外婆。”

我吸了吸鼻子,用力揉了一下,鼻子也破了,痛的我流下眼泪。

我以为警察会批评教育我,但是他们却告诉我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我很惊愕,但是放我走我没道理不走。

我一瘸一拐地走出警察局的大门,本来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会被放了,不过当我看到立在门口一棵大榕树下的容衍的时候,我就明白了。

他换了白天的礼服,穿着墨绿色的风衣,跟头顶上的树冠的颜色差点就要融为一体了。

我走过去,树叶落下来砸在我脸上,老大的一片像是一只巴掌一样在打我。

“榕树招阴,别在树底下待着。”

我从他身边走过去,他一把拉住我的胳膊。

我好像脱臼了,痛的我像鹅一样叫:“痛痛痛...”

他完全没用同情心,也不放手,像是复读机一样念他下午跟我说的那几个字:“芷安在哪里?”

我擦,我都把白芷安这个人忘得干干净净了。

我痛的头发晕,扯住容衍的衣襟才能站得稳。

“你把她关在哪里?你不是说只有半个小时的氧气?”他捏着我的肩膀,我痛的脸像变形金刚一般变了形。

“那正好,反正也过了时间,就不用救了。”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