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意通

简寺鹿容衍谋爱成婚_简寺鹿容衍谋爱成婚小说阅读

连载中

谋爱成婚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芭了芭蕉 主角:简寺鹿,容衍 标签:言情,情感,婚嫁,爱情,纠葛

今天小编带来谋爱成婚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简寺鹿,容衍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芭了芭蕉,被贱男坑走全部身家之前,简寺鹿也算是最年轻的女富豪。世界上就没有比她更惨的,却有比她更倒霉的。做人家舔狗能舔到一无所有的,简寺鹿还从没见过。容衍有一张全世界最好看的颜,一穷二白算什么。姐有钱,姐养你...

谋爱成婚精彩章节:

我驱车赶回家,忽然下雨了,我开的敞篷,雨水打湿了我的眼睛。

包括我的脸。

我的身世惨的可以改编八点档的苦情电视剧,我不知道我爸是谁,我妈生下我没多久就死了,是外婆把我养大。

不过,跟一般的苦情电视剧不一样。

我外婆是财阀。

我的车被家里的保安给拦在了花园门口,我坐车上按喇叭,没人理我。

我打电话给周管家,他声音极小:“叔老爷他们来了。”

管家说的叔老爷,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外婆的表了十八层的亲戚。

叔老爷的儿子媳妇,我叫表舅表舅妈。

这就是富在深山有远亲的典型案例,他们把我家当做了自己家,来去自如。

我外婆只有我妈妈一个女儿,我妈去世了之后,我们简家就我一根独苗了。   

这些人不过是来讨便宜的。

“开门。”我言简意赅。

“小姐,我就在门后面,但是叔老爷他们不让开门。”

我就知道,他们对外婆的财产虎视眈眈,现在好不容易熬到外婆去世,他们就露出豺狼虎豹的真面目了。

“那你让开,躲到假山后面去。”

“啊,小姐,你要干什么?”

“让你躲就躲。”我发动汽车,按了按喇叭,大门紧闭纹丝不动。

我一脚油门踩到底,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,我的车子都快要飘起来了,跟炮弹一样向铁门撞过去。

铁门是雕花的,其实并不经撞,不过是作为装饰作用的而已。

随着一声巨响,我的车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铁门上,巨大的冲击力把车里的安全气囊都给撞了出来打在我的脸上,砰砰两下,好像膀大腰圆的拳击手在重击我的脸。

一时间,我鼻涕眼泪一大把。

我把门口的保安给吓坏了,他们惊慌失措地从传达室跑出来,大门被我撞开了,像一张咧着合不拢的嘴。

我在泪水迷蒙中继续往前开,这时,我的车前出现了一个男人。

他很高大,西装革履,戴着金边眼镜,一脸的男盗女娼。

我早就应该看出来,这个货是个什么货色。

当初,我居然瞎了眼跟他谈恋爱。

他是我表舅的儿子,表到外太空去的一个表哥。

我的前车灯照着他的脸,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我都看得特别清楚。

他用一种悲天悯人的眼神看着我:“小鹿。”

我讨厌别人叫我小鹿,熟悉我的人都叫我少林寺。

“滚开。”我用袖子擦了一下鼻涕。

他两只手扶着我的车头,车灯的光亮把他脸上的毛孔都照的一清二楚。

“小鹿,你冷静一点,我会想办法让你见到婶婆的。”

“你以为我不敢撞你?”我冷笑,看来他还不是十分了解我,我打着火,引擎在嘶鸣,贺一炀立刻收回撑在车头上的手直起身,飞快地闪到一边。

我发动了车往前开,前方花园的林荫小路里,走出了几个人。

一男一女扶着一个老头,那个老头就是叔老爷。

他后背佝偻的像一只大虾米,留着几根山羊胡子,我曾经跟外婆说,这样的形象去演反派人物根本就是本色演出。

他走到我车边,杵着拐棍指着我的鼻子:“你这个不孝的子孙!”

他们逼停了我的车子,我再窝火总不能把这些人通通撞翻。

“让开。”我压着火。

“简寺鹿,你外婆活活被你给气死了!”老头将一个什么扔到我的脸上,别看他老眼昏花,扔的倒是挺准的。

我拿过来看,是一本支票簿。

“你偷了你外婆的支票簿和她的印章卷走了公司的一大笔钱,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!”老头声嘶力竭的,唾沫星子都溅到我的脸上去了。

我满车找湿巾擦脸,他用他的拐棍敲我的车:“如果不是你,你外婆不会被你气死,有你这样的孙女,她死都合不上眼!”

我不但找到了我的湿巾,还在车里找到了一颗棒球,我紧紧地握在手里,如果他再废话一句,我就把这颗棒球扔在他脸上。

他不让我开车,我就从车里跳出去,敞篷的连门都不用开。

扶着他的就是表舅和表舅妈,也就是贺一炀的父母。

他们拦住我:“简寺鹿,你闯下了大祸,你还有什么脸去见你外婆?”

我昨天中午从家里离开的时候外婆还好,虽然她中风之后神智不是很清楚,但是她的情况很平稳,怎么会说去世就去世?

我已经在暴怒的边缘,他们还在疯狂试探。

棒球在我的手里死死握住,我拼命克制自己不丢出去。

表舅妈装模作样地撕扯我,她在哭丧,哭的很有节奏,三声短一声长,哭的抑扬顿挫的:“简寺鹿,你这个败家鬼,你拿了家里几百万去贴小白脸,你终于把你外婆给气死了。”

我听到了我的衣服开裂的声音,她那么大力,我的袖子都要被她给拽下来了。

表舅的声音在表舅妈的哭嚎声中很有力量:“简寺鹿,你外婆留下了遗嘱,你和我们简家没有任何关系了,现在你给我滚吧!”

哦,重头戏是这个。

怪不得他们紧闭大门不让我进去,原来是来这出。

他们真贪心啊,连一个铜板都不肯给我。

老头抖出一份遗嘱给我看,指着上面的签名:“明天会有律师请你去律师楼念给你听,现在请你滚出我们简家。”

他们简家,他们一家都姓贺,跟我们简家有什么关系?

雨下大了,细密地洒在我的脸上。

雨雾中,那些人忙不迭地撑起了伞。

棒球在我的手心里发烫,膨大,马上就要握不住了。

外婆从小教育我,要以理服人,以德服人。

但是我面前这帮人,不需要。

雨丝凝结我眼中的水光,我咬着牙:“你们让开别挡着我见外婆。”

“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懂?从现在开始,你跟简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!”老头向我咆哮。

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,我手中的棒球丢了出去。

正中他眉心,然后他应声倒下。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